郦道元水经注,水经注原文及翻译

作者:孟庆玲

北魏孝明帝孝昌三年(527年)晚秋,59岁的御史中尉郦道元被任命为关右大使,他将去往长安。

长安千里迢迢。年近花甲的郦道元几乎要动摇了,他和所有老人一样,也想安享晚年,也想含饴弄孙。

郦道元的父亲郦范功高位重,深得北魏几位皇帝信任,更获得外姓最高爵位——范阳公。20多岁时,父亲病逝,郦道元继承了父亲的爵位,任尚书祠部郎,执掌文书奏章。

太和十八年,是北魏历史的拐点。这一年,魏孝文帝正式迁都洛阳。通往洛阳的官道上,鲜卑人络绎不绝,马匹跃过,辎重隆隆。郦道元也在其中,在路边,他停下,掬起一捧土,嗅了嗅,揣在囊中,他知道,这一走,可能永远不回来了。这一年,也是郦道元生命的拐点。孝文帝北巡——出巡北疆六镇,直至阴山一带,随从者就有郦道元。多年后,郦道元在其地理名著《水经注》中留此存照:“余以太和十八年,从高祖北巡,届于阴山之讲武台……”

北疆每一条河流的流向、水势,每一座山脉的高度、走向都深深地烙在郦道元心中,以至于多年后,当他提起笔,这幅酝酿已久的水墨就从笔端倾泻而下,是为《水经注》。

回到洛阳,郦道元被提拔为治书侍御史,为六品官,监察弹劾官员。

两年后,北魏宣武帝景明二年(501年),33岁的郦道元任颍川(今许昌市)太守。之后,又为鲁阳郡(今鲁山县)守。任上,他建学校,整吏治,化风俗,郡里一时大治。只是日子长了,郦道元的“威”难免刺痛某些人的神经,不久,他就因“刻峻”被罢了官。

岁暮。回京城的路上,郦道元裹紧了身子,步履却一阵踉跄。其实,他何尝要“刻”要“峻”,他何尝不知春风比冬风暖,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?只是,严酷的现实不允许他和稀泥……既如此,那就换一种生活吧,所幸,他还有一部《水经》可注。郦道元叹息着摇了摇头,继续前行,大风吹,落日黄,尘土飞扬,郦道元的背影越来越小,直至最后融入远方的地平线。

冬夜,飘摇的油灯下,是郦道元专注而憔悴的脸,他时而翻书,时而提笔,时而凝眉,时而舒颜。大风刮得窗棂呼呼响,也刮得屋里忽明忽暗,郦道元的脸色就在忽明忽暗的夜色中隐现。良久,他伏在桌上睡着了,书稿滑落在地,惊得他蓦然醒来。他俯下身捡起书稿,封面上,《水经注》三个大字赫然在目……

魏晋南北朝时期,战争频仍,更朝换代快,民族迁徙频繁,南北民族大融合。这一时期出现了许多地理学著作,但这些文赋太零星太主观,不能满足郦道元的国家大地理的想象。最后,郦道元选择了中庸的《水经》。《水经》是一部研究河流水道的典籍,著于三国时期,作者不详,记述了全国137条主要河流,却文字简略,详情阙如。

很早时候,郦道元就对水感兴趣。水至柔,能恒顺万物;也至刚,能水滴石穿;水自利,能洁身自好;水利他,更能涤荡万物;他喜欢水,喜欢看水天一色,水起风生,也喜欢看月印千潭,波澜不惊。水是他的朋友,让他润泽;水是他的属民,让他牵挂;水是他的镜子,让他警醒……而《水经》则是水的汇集。尽管作者不详,诸多水文资料也不详,如一尾鱼的骨架。但郦道元决心为其做注,他要丰满《水经》,给这条鱼以血肉以生命,使其畅游在古中国的书籍文献中。

为此,郦道元一直在路上。从追随孝文帝北巡,到颍川、鲁阳、东荆州任上,再到免官闲居,他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为注经做准备。无论是主政还是游历,郦道元每到一处或跋郊涉野追根溯源,或走访民间采集谚谣,将沿岸自然地理和人文地理一一记录在册。北朝国土凡是能到之处,他都亲力亲为,南朝国土他则遍阅资料,考证判断,甚至连国外的河流资料,他也一一考证记录。

郦道元决定要打破南北朝对峙的政治藩篱,纳天下河流于一彀,在纸上开辟出一个庞大而统一的地理帝国。因此,他可以对北朝的水道亲切有加,也可以对南朝的水道心平气和,甚至在书中引用南朝皇帝的年号也不用心存顾虑。

《水经注》记载的河流有1252条,是《水经》的8倍。引书多达437种,辑录了汉魏金石碑刻多达350种,它如一幅画卷,在历史的天空,依次展开了从先秦到南北朝两千年间的一个统一帝国的地理、文化、历史……

公元523年,《水经注》基本完成,郦道元终于吁了口气。他从书稿中抬起头,隔着萧萧落木,听到了朝廷的宣诏声……

复出的郦道元戎马倥偬。先是任河南尹治理京城洛阳,接着又前往北方六镇,整改吏治,筹备军粮……

回京后,58岁的郦道元升为御史中尉。从弱冠到花甲,从侍书御史到御史中尉,画了一个圈,他又回到了原地,接下来就是被任命为关右大使,去往长安。

冬日,通往长安的大道上,郦道元和弟弟、儿子、侍从一路前行,走到阴盘驿亭(今陕西临潼县东)时,马匹忽然嘶鸣起来,树林后人影幢幢,郦道元吃了一惊。夕阳下,漫山遍野的叛军正以包围之势向他们合拢而来。

以多年的军事经验,郦道元率领侍从占领了岗上的驿亭。岗上可以坚守,等待援军到来,但他忽略了致命的一点——水井在岗下,而此时,岗下的叛军正虎视眈眈。人困马乏,口渴难耐,郦道元只得下令侍从掘井。山高水低,掘了十余丈也不见水,侍从早已精疲力竭,而此时,叛军正一步步逼来……最终,刚猛的郦道元死了。临死前,他还在厉声斥贼。

郦道元,这个渴望建功立业的北魏汉族男子,因种种原因,政治上没有大的建树,却在纸上建立了一个雄伟无比的江山——《水经注》,成为我国六世纪以来的地理百科全书,成为国家治理河山的依据。(孟庆玲)

(0)
上一篇 2022年3月16日 下午6:27
下一篇 2022年3月16日 下午6:27

相关推荐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